街頭被偷拍傳上網?未告知就是侵權
2020-11-19 07:37:17 來源: 新京報
關注菜鳥自提櫃尺寸
微博
Qzone
圖集

  街頭被偷拍傳上網?未告知就是侵權

  短視頻平台出現偷拍的“搭訕視頻”,還有博主直播搭訕;律師認為涉嫌侵犯被攝錄人隱私權、個人信息

  小楊在街頭被搭訕偷拍,後發現這個過程被搭訕者上傳至短視頻平台。視頻截圖

  一個街頭搭訕“教學”賬號向記者展現搭訕“教學”相關內容。微信截圖

  北京三里屯太古裏提醒避免被偷拍的相關告示。 新京報記者 陳超 攝

  突然在街上被搭訕,感到意外的同時也要提高警惕,因為這可能不是一段浪漫故事,而是一次糟心的經歷——整個過程被偷拍成視頻傳到網上,當作搭訕“教學視頻”流傳於“學員”間。

  最近,來自天津的小楊就遇上了這樣的煩心事,在短視頻平台發現偷拍自己的視頻後,她和朋友多次試圖維權,但未得到拍攝方和視頻平台的回覆。

  有律師指出,所謂“搭訕視頻”,涉嫌侵犯被攝錄人隱私權和個人信息,被拍攝者可以向信息處理者要求及時刪除,嚴重情況下也可以同時向法院提出民事索賠主張。

  【菜鳥自提櫃尺寸】

  路遇搭訕被偷拍上傳至“搭訕學”視頻賬號

  今年11月,小楊和朋友在天津南開大悦城的一家咖啡店休息時,一位男性前來搭訕,“覺得你很漂亮,可以加個微信嗎?”“認識一下,就是你很漂亮想認識下,我想加個微信。”小楊拒絕之後,該男性離開。

  小楊萬萬沒想到,這一過程竟然被偷拍成視頻上傳至一個宣傳“搭訕學”的視頻賬號。

  這是一個名為“搭訕實驗室”的抖音賬號,賬號簡介中稱“通過作品和直播記錄日常搭訕、約會和生活(沒有團隊,完全真實)”“喜歡成熟有氣質的女人,歡迎志同道合的朋友,活動範圍天津市區”。

  記者注意到,截至11月15日,該視頻賬號已發佈115條類似搭訕小楊這樣的偷拍視頻。

  看到這個視頻之後,小楊非常氣憤。“他當時沒有跟我説會錄視頻,更沒有説會傳到抖音上,最重要的是,他沒有經過我的同意,就把我的視頻放到了公共平台。”

  小楊的經歷並不是個例。

  去年11月,在北京三里屯,小讓也同樣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偷拍並傳播到網上。“後來我試着聯繫視頻製作方,他們給出的理由是給我的臉打了馬賽克,所以不構成侵權。當時我特別生氣,因為整個拍攝都是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,拍完了他直接就用了,那個馬賽克打了跟沒打沒區別。”

  由於前期交涉無效,小讓當時已經是一名藝人,就讓公司出面解決,要求對方或者刪視頻、道歉,或者直接走法律程序。最後,視頻拍攝方刪掉了視頻併發布了視頻道歉。

  記者致電抖音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反饋小楊的遭遇。接線工作人員迴應稱,其暫不清楚是否違反相關條例,需要被偷拍用户本人通過視頻右下角的舉報按鈕,舉報對方侵犯權益、侵犯肖像權並上傳個人身份證相關照片,後續將有專門的工作人員進行核實與處理。

  【菜鳥自提櫃尺寸】

  直播搭訕“教學”為了“運營和變現”

  為了解更詳細情況,記者以當事人身份多次與“搭訕實驗室”賬户溝通,均未得到回覆。

  不過在11月11日15時許,這個賬號開了一場直播。一名所謂的“老師”以第一視角在天津和平大悦城、濱江道步行街等場所直播“隨機”搭訕。

  男子自稱姓張,邊與直播觀眾互動,邊在街上或商場“物色”在他看來“長得好看的”女性進行搭訕。記者觀察發現,他搭訕的對象主要是獨自一人的年輕女性,確定其身邊沒有其他男性後,他會上前主動搭話,然後誇獎對方長相好看,希望獲得對方微信。

  其間,他也會“聽從”直播觀眾的建議,搭訕鏡頭中出現的某位女性。直播中,他還向四五十名“兄弟”承諾可以幫忙要“美女”微信,需要的話可以約出來“一起見面”。

  該男子還稱,“如果你們有人跟我説,‘主播我給你財力支持’,我不敢説天天能給你約出來女的,但基本一週三四天都有女的能跟我出來,我肯定有辦法能讓她們出來。”

  他還表示,如果哪位“兄弟”有搭訕的慾望,“可以來天津找我,來線下找我跟我一起練習(搭訕)。”

  搭訕前後,該男子還會跟直播間觀眾互動,評價街上的女性,“你們(指直播間觀眾)這麼不挑食嗎?”“對這種女的,我根本就沒有慾望”“有的女的,穿的襪子有褶皺,看着就噁心,根本不想搭訕”“這女的腿還可以”“我這個微信號小號,全都是搭訕加的女的”。

  其間,一名直播觀眾提問,“光加(微信)有啥用?”該男子回答表示,“肯定不是光加啊,你把我想得太單純了。”

  直播中,大部分被搭訕的女性並未意識到被偷拍,也有曾有被拍下的路人(並非其搭訕對象)要求刪掉相關視頻。

  對此,該男子在直播中迴應稱,“我在外面、在公共場合,拍一下這些東西給朋友們看看,哪一個都不違法、不犯罪,我這個不涉及偷拍,不是在室內,這是在公共場合。我要真的涉及違法犯罪了,抖音肯定不讓我播了。”該男子還稱是“為了運營和變現”。

  ■ 追問

  此類偷拍偷錄是否侵權?

  律師認為拍攝者已涉嫌侵權,被拍攝者可要求拍攝者、短視頻平台刪除,或者訴諸法律

  類似“搭訕實驗室”這樣以偷拍偷錄營利的賬號並不少。其中一部分是通過直播或上傳偷拍偷錄視頻獲得打賞而營利,另一部分則通過偷拍視頻吸引他人花錢報名搭訕/戀愛培訓班而獲利。

  哈爾濱工程大學人文學院法學系講師、黑龍江五洲律師事務所兼職律師韓晉表示,製作搭訕視頻並公開發布在社交平台上,無論是否以營利為目的,只要未經過被拍攝主體明確同意的,都是違法行為,違反民法總則和民法典。

  韓晉指出,搭訕視頻所拍攝內容涉嫌侵犯被攝錄人的隱私權。“拍攝者與被拍攝者的這種交往互動,同時包含了被拍攝者的容貌、語言、聲音、形體、衣着、行動及所處場所等方方面面,屬於被拍攝者的社交隱私範疇,從法律意義上應該被認定為隱私權所保護的私密活動。”韓晉表示,如果拍攝者未經被拍攝者的同意,拍攝並記錄這種搭訕行為本身就違反法律,更不用説在社交媒體平台公開播放。

  他指出,可能有人會認為,很多社交媒體視頻中,被拍攝人員的容貌和聲音均經過處理,第三人無法識別出視頻中的特定人員,“但是由於被拍攝者的形體、行為以及衣着等其他特定可識別特徵往往比較多,所以即便作了技術處理,也並非一定能達到無法識別視頻中的特定人員的效果。”

  “因此在司法實踐中,即便技術處理也可能會出現法律糾紛。”韓晉説。

  此外他表示,搭訕視頻所拍攝的內容涉嫌侵犯被攝錄人的個人信息。

  根據民法典規定,個人行蹤信息也屬於個人信息範疇,受法律保護。搭訕拍攝,往往會暴露被拍攝者所處的空間場所。“這些個人行蹤信息,很多被拍攝者並不希望其他人知曉。”韓晉表示,拍攝者無意中暴露的個人行蹤,也屬於侵犯被拍攝者的個人信息的情形,不只對被拍攝者有民事權利侵犯之嫌,甚至可以為他人違法活動甚至是犯罪活動提供“機會”。

  韓晉指出,按照民法總則和民法典人格權編相關規定,被拍攝者可以向信息處理者要求及時刪除。

  “這裏的信息處理者既包括社交媒體內容提供者(抖音號所有人)也包括社交媒體平台,如果二者沒有及時刪除相關侵權視頻內容,被侵權的被攝錄者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。”

  韓晉還建議,拍攝者應該採取正確的“打開方式”:首先,自報家門;其次,自報拍攝目的、內容和用途;再次,徵得被拍攝者的明確同意,最後,拍攝完畢留好雙方的聯繫方式並告知對方反饋意見的方式和途徑。(記者 徐美慧 郭薇 陳超 周博華)

【菜鳥自提櫃尺寸】 責任編輯: 尹世傑
加載更多
天山腳下稻花香
天山腳下稻花香
金秋菊花香
金秋菊花香
秋日海岸
秋日海岸
秋日海上魔鬼城
秋日海上魔鬼城

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757133